Metis:MEME叙事中的Layer2,Layer2竞争中的最强黑马?

Layer2在我们意识中应当是富有“以太坊正确性”的一种扩展路径,但受到市场传言 Metis 的创始团队是“ Vitalik Buterin 妈妈 / 闺蜜”的影响,Metis被冠以了MEME Layer2的头衔,这无疑直刺了市场投资者们对于以太坊正统性信仰的要害。但区块链目前本质属性仍是“代码+金融”,而站在投资角度考虑,技术与市场一直是一对既离又合的欢喜冤家,Metis是否可以借助其他Rollup中心化的排序器问题和强控经济模型的劣势,从众多Layer2中脱颖而出?

Metis简介

Metis:MEME叙事中的Layer2,Layer2竞争中的最强黑马?

(左Natalia Ameline,右Elena Sinelnikova)

MEME属性的由来,据Metis官网信息,Metis的联创兼首席执行官Elena Sinelnikova一直在推动区块链行业的教育和普及工作,也是教育性非营利组织全球最大的女性区块链社区CryptoChicks的联创之一。CryptoChicks的另一位联创是Natalia Ameline,她是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的母亲,此外Vitalik Buterin的父亲Dmitry Buterin也牵头创办了区块链教育公司Blockgeeks,致力于开发与区块链技术相关的课程。Metis Network于2018年成立,2021年5月发行。

Metis是一条基于以太坊链的Layer2,是Optimism最早的分叉项目,工作原理与其他Layer2相同,最大的亮点是其为首个成功实现排序器去中心化的Optimistic Rollup。该网络采用Proof-of-Stake Sequencer Pool机制以确保网络的持续可用性和审查抵抗力,同时启用费用共享和排序器质押。这些排序器负责确定交易的打包顺序,过程中必须获得排序器池中至少2/3以上的排序器签名,才能将数据打包上传至Layer1网络。为了防止恶意行为,Metis还引入了验证者角色,对区块进行抽样调查,确保排序器对交易的排序是正确的。

MPC(多方计算)在隐私保护和去中心化方面具有优势,然而在需要达成共识的区块链网络中,它也存在一些明显的劣势。由于缺乏中继节点分发信息,导致了通信次数的增加从而又导致了网络内通信成本的显著上升。Metis的解决方案是将单点排序器转变为排序器池,通过节点质押机制和轮换机制实现去中心化,从而使去中心化排序器能够达成共识完成签名。虽然这可能使网络成本最终并不比Layer1低太多,但却能够实现抗MEV和解决单点故障问题,同时将收益分发给节点质押者。

近期Metis TVL的急剧增长引起了人们对于去中心化排序器重要性的关注,据 L2BEAT 数据,当前在所有Layer2网络中OP方案的TVL排名第五。Metis的去中心化排序器设计初衷既能主动分配蛋糕,同时也能让市场看到Layer2原生代币的价值捕获。

Metis:MEME叙事中的Layer2,Layer2竞争中的最强黑马?